科锐科技网

关店、裁员、倒闭:电子烟和币圈的创业者已经生无可恋

时间:01-10/2020 17:44 | 点击次数:

腾讯新闻《泡沫与重生》系列策划,对话数位被裁掉的互联网从业者、炒币/炒鞋/炒盲盒的玩家、以及那些仍在坚持的创业者,讲述他们的故事。

“最冷的一年”、“创业寒冬”、“创业黄金时代终结的一年”,这是创投圈提及2019年时,说得最多的形容。

年初时,深圳一些电子厂商,将橱柜里的电子产品,从手机、智能家居产品换成了电子烟。工厂许诺,从设计到生产销售,40天,即可造出一个新电子烟品牌。年末,电子烟线上销售禁令出台,裁员、关厂潮席卷电子烟企业,40天造新品牌的“神话”不再,行业面临洗牌。

在2019年“裁员潮”、“倒闭潮”中,电子烟只是一个风口的缩影。

区块行业泡沫极速消退,市场等不来新玩家,流量瓶颈成为普遍问题;生鲜电商关停企业超过20家,行业烧钱速度快成争议点;在线教育奏响冰与火之歌,一边接连上市,一边暴雷不断;共享办公WeWork上市折戟,大火烧到国内,引起“二房东”争议。

当曾经的风口行业发展趋于平静、理性,回归商业本质。公司人员优化,资本口袋紧缩,创业者们如何逆势而起,成了共同命题。

Tech星球(微信ID:tech618)选取了2019年关注度最高,引发行业讨论最多的风口行业,采访了五位仍在行业中打拼的创业者。寒冬之中,他们有人拿到了新的融资,有人才刚刚开始新一段创业征程。在最冷的一年,他们借势招揽人才,丰厚腰包,锻炼核心能力,回归产品和服务,他们坚定某种模式和打法,相信稳健、健康的经营状态具备穿越周期的力量。

风口泡沫逐渐消散,仍在坚持的他们如何回看这一年,泡沫过去,他们又如何把握新的机遇?

“这个行业肯定不会死”电子烟 喜雾CEO 陈敏

我总开玩笑说,我们创始团队是一个科学家,服务两个20年烟龄的烟民用户,一个资本家在推动和投资。算起来,我们初创团队平均年龄也已经39岁。

2018年底,在无数次饭局和考察之后,这个局真正开始串起来,项目开始筹备。直到2019年3月,公司才正式成立,到8月,我们的第一款电子烟产品才真正面世。

在电子烟行业,这是一个很缓慢的速度。早些时候我们去深圳找供应链,工厂直接跟我们说,“我这里又这么多现成的公模,你挑一个拿去卖就行了。”他们给的时间周期是40天。40天,造出一个全新的电子烟品牌,从生产制作到成品出厂销售。

但我们想做差异化。认真做起来,我才觉得自己低估了电子烟的行业门槛。我们花了很长时间做电子烟结构、外观设计和烟油原料挑选。在电子烟体这么小的空间内,要塞进电池、电路板、雾化器、我们做了推拉设计,还有弹片等等这些零件,要把他们合理地放进去,也费了好一番功夫。

2019年,整体上行业泡沫已经散了很多,已经开始进行自然淘汰阶段,至少有70%的电子烟企业退场,有些甚至是悄悄死掉的,没有任何市场声量。加上双十一前夕,10月30日,电子烟“线上禁售令”实施,对电子烟行业来说,这简直就是一场大地震。

“线上禁售令”来得很快,损失最大的是备战双十一的电子烟品牌,线上渠道的覆灭,导致他们积压了大批量库存。品牌只能往线下跑,降价甩卖清库存。

当大家都往线下挤,线下渠道竞争加剧时,成本就在变高。比如品牌想进便利店,在什么都还没卖的情况下,日渐增高的入场费、各种门店宣传物料制作就是一笔硬性投入。而线下效率远不及线上,还需要时间和大量投入,没有线下运营能力的这部分电子烟品牌和厂家会迅速倒下。无法被市场消化的这部分,可能就会迅速在一两个月时间内退出,春节就是这个节点。

现有环境下,摆在品牌和厂商面前的只有两条路,除了往线下跑之外,就是出海。只要找到合适的渠道、合作伙伴,产品、价格、质量各方面可靠,都可以选择出海售卖。中国厂家的优势在于创新速度快,在供应链成本上也有天然优势。相对来讲,海外电子烟市场更成熟,但国外环境复杂,有诸如Juul这样市值已经380多亿美元的成熟电子烟品牌,还有几大全球烟草公司旗下的电子烟品牌,竞争也异常激烈。

我之前做过机器人行业,主要面对企业用户。更多的经历是在TCL,从事消费电子行业,2C的经验更多一些,所以一直想找机会回到2C市场。2C更刺激,用户的反馈会非常直接——产品不好,你就会被骂死。

但电子烟线上售卖渠道折戟后,用户反馈链条又将变得更长。现在,场景都迁移到线下,考验的就是电子烟品牌线下渠道的分销能力。

更长远一点看,电子烟行业还处于很早期的阶段 ,市场远远没到饱和的程度,也还不需要从别的品牌手上抢份额。说到底,电子烟是一个用户复购的生意,如果没有产生复购,这生意其实没有太大的意义。而用户复购的动力就在于质量和口感。

我觉得,当有一天,电池厂商开始针对电子烟专门做电池的优化设计,烟油原料更加健康,所有电子烟行业,各个链条的参与者都专门为电子烟来进行设计优化时,行业才能从产品纬度逐渐提升。

未来的售卖规则、方式都还未有明确的定音,我们只需要等待,看未来政策如何监管。从电子烟已经被列为“传统烟草的补充”这一点上看,这个行业肯定不会死。资本的信心掌握在政策手里,我们能做的,除了做好产品之外,还有让遵循监管,在“游戏规则”下发展,让行业更规范。

"要赚钱肯定不选教育,太苦、太沉了"在线教育行业 伴鱼CEO 黄河

2015年,我从今日头条出来做伴鱼的时候,有人觉得少儿英语赛道已经十分拥挤。

我倒没觉得特别红海或者拥挤,看起来拥挤是因为大家做的事情,包括产品、服务都特别同质化,没有特别大的差别。我当时觉得,大家都挤在同质化的窄路上,旁边还有更宽的路,只不过没有人走。只要做好差异化和创新,总会有很多机会。

2019年,在线教育行业发生了些被看作寒冬的事件,有爆雷的,有裁员的,背后有一个外部环境变化的原因:资本收紧了。

大家都知道,教育是一个长周期的行业,在资金相对宽松的情况下,即便公司遇到一些问题,资本肯定都愿意多支持。现在,资本收紧,公司募资遇到问题,原本撑一撑可以解决的,但资本不给这个机会了,企业就可能会通过裁员这种壮士断腕的方式去解决问题。

同时引发的是,一旦有暴雷状况,就会出台一些政策,比如不能大套单付费,行业整体只能推小单付费。打个比方说,原本一次收5万,现在只能收5千,这就严重影响了现金流,这种迭代也会引发各种问题。

回归本质上,教育行业大的方向肯定没什么变化:教育行业不能靠烧钱,要健康地发展,哪怕慢一点。

同比其他很多互联网行业,教育行业不需要探索打磨商业模式。它的商业模式很简单,就是卖课、提供服务;也并不复杂,给用户创造价值,帮到孩子,满足家长需求,创造收益,是很简单的事情。

热门排行